“6萬號”證明“文和友模式” 是有說服力的城市創新

1評論 2021-04-12 22:41:02

  每經評論員 江然 張易武

  上周,第一屆“三聯人文城市獎”頒獎典禮落幕,長沙超級文和友最終遺憾無緣“城市創新獎”。

  回溯2020年9月,長沙超級文和友連同上海城市空間藝術節、景德鎮陶溪川文創街區、上海楊浦江濱南端公共空間、常德老西門棚戶區城市更新共同入圍第一屆“三聯人文城市獎”之“城市創新獎”。入圍理由是:長沙超級文和友以“真實感”的歷史圖景再現的方式激活了城市街道生活的多樣性,也是消費主義時代對建筑類型學的再發現。

  就在長沙超級文和友與“城市創新獎”失之交臂前一周,文和友在深圳盛大開張,超6萬人排隊拿號的火爆場面刷屏,也刷新了人們對排隊的認知。而如果從城市創新的角度來衡量,這“6萬號”恰是一個具有說服力的案例。

  伴隨著各類“城市病”的到來,創新也不斷在城市中應運而生。但從某一刻開始,城市和創新的關系倒了過來,不再是單向的創新因城市而生,而是城市也為創新而生。

  2002年,美國學者、城市規劃理論專家理查德·弗羅里達(Richard Florida)出版專著《創意階層的崛起》,由此開啟了一場影響至今的城市理念革命。弗羅里達認為,在后工業時代,創新階層(即高等教育、科技、文化、娛樂人才以及藝術家、建筑師、經理人等等)是城市經濟發展的主力軍。

  與過去城市經濟發展的模式不同,在創新階層主導下,不再是人才跟著企業走,而是企業跟著人才走。而創新階層在選擇城市時尤其看重兩個方面:人文環境與空間品質。一個城市如果想要吸引和留住創新人才,就必須持續培育以上兩個要素,諸如藝術展覽、潮流酒吧、公共空間等等。

  弗羅里達的觀點一經問世,學術圈質疑之聲驟起。但市場已經作出選擇。在不到20年時間里,弗羅里達的思想席卷美國、西方乃至全世界,一座座新城、新區、新建筑為創新階層們拔地而起,對創新階層的爭奪也從單純的城市營造,一步步演變為城市競賽的主賽道。正是在這種日趨白熱化的城市競爭下,才不知不覺孕育了如文和友這樣的城市創新。

  回到這次的關鍵詞“6萬號”,這個數字到底意味著什么?按深圳市常住人口統計,2021年4月2日,平均每224個人就有一個在深圳文和友排隊。這一“文和友模式”抑或“長沙模式”,又反過來對賦能城市品牌提供了極大想象空間。

  當然,城市創新不是簡單的聚集人氣。深圳文和友開張當天引發深圳交警采取臨時應對措施,也反映了應對“頂流”的準備不足。還是那句話,城市創新要變流量為留量,靠的是相應的承載能力,也即是服務和管理。之于企業,之于城市,皆是這個道理。

 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

【來源:每日經濟新聞 (責任編輯:Robot RF13015)

快來分享:
評論 已有 0 條評論
更多>> 以下為您的最近訪問股
全網|財經|股票|理財 24小時點擊排行
亚洲三级特黄最大网站